热线

4008-888-888

潮流圈收割韭零后:身背300多万巨债靠送快递还

时间:2022-06-21 09:44

  【编者按:当我们在谈论“好消费”时,我们在谈论什么?一年一度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存在的意义,正是致力于还原“好消费”的本来面貌。这个3月,时代传媒旗下消费者报道、时代周报、时代财经、新周刊联合推出「HAO·消费」专题,一起关注你的消费生活】

  “潮流圈无非是潮牌服饰、球鞋、玩具、奢侈品这些。”刘宇是“赶潮”大军中的一员。2018年,他对潮流服饰的痴迷程度达到癫狂状态。同一品牌、同一款式,他会想办法把所有颜色买齐,消费最高的一个月金额达20万元。

  因为消费需求激增,擅长“饥饿营销”的潮流产品通常都是限量发布,不少人愿意花数倍于发售价的高价求购这些商品,这催生了代购与转售市场的繁荣。据刘宇回忆,一件2006年发布,售价不过千元的Supreme(美国潮流品牌)服饰,二手市场价最高的时候能卖到1.5-1.6万元,溢价可高达十倍。

  艾媒咨询显示,2019年中国二手球鞋市场规模达10亿美元,占全球市场的1/6。同时壮大的还有二手奢侈品、与潮流玩具转售市场。

  巨大的利益吸引了更多年轻人蜂拥而至,他们做起了“中间商赚差价”的生意,刘宇看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把买卖二手奢侈品和潮流商品当做新型投资与理财手段,“这个圈子里,哪有什么情怀,都是为了赚钱”。市场的野蛮发展伴随着不少行业乱象,以假乱真,恶意炒作,针对“中间商”的圈钱骗局接踵而来。

  我们找了几位“赶潮”的年轻人,聊了聊他们在圈子里遇到的“圈钱骗局”,他们当中,有人被熟人骗走数十万;有人为此背上了300多万元的债务,靠送快递还债……

  我从2016年开始接触潮牌,一开始是因为喜欢而去购买Supreme这些品牌的衣服,但慢慢我发现这些衣服穿完,还能在二手平台上不亏钱地卖出去,有的还能赚钱,我就开始琢磨这门生意。

  一开始是衣服,后来还有球鞋,我没有拿货渠道,就去微博、贴吧等平台去找买手。本质上,我就是个“中间商”,拿到货以后,每件再加一定的钱卖给下一个买家。

  陈明(化名)是圈子里的朋友介绍的,从2019年开始,我找他拿球鞋和衣服,拿了一年左右,货源比较稳定。2021年6月,有人问我有没有积木熊(Bearbrick)(潮玩品牌),我没有货源,但是他有,报价还比别人低10%,我们就开始合作了,拿到之后我每个熊加1000元-2000元卖给我的客户。

  像这种预定的期货,按行规都要付全款,所以刚开始我比较谨慎,第一批就拿得少,就几千元的货,后来又拿了四、五万元的货,再后来一次性拿10万元左右的,这些货都没问题,1个月左右能到。拿到的货越多,赚得也就越多,每个人都想“一夜暴富”。

  后来,陈明主动提出有一个积木熊的展会,能拿到25周年限定款。这种限定款在二手市场上溢价很高,但找他拿就能比别人家低1000元-2000元。比如25周年神奈川找别人拿货是22000元,找他拿只要20000元;另一款钢铁侠,找别人拿货是24000-25000元,找他拿就是20000元。

  他说有货,我也就开始卖货。2021年7月到9月,我陆续给他转账货款430万元,其中110万元是我自己出的,另外300万元是我收到的下家货款。

  原本25周年的货7月中旬正式发售,按理说8月我就能收到货,但是没有,我从8月中旬开始催他,一直到8月底,80%的货都没有发出来,还给我假单号,以各种理由推脱,这种状态持续了三个月。

  而这三个月里,神奈川的限定款市面价已经从2万多涨价到4万元左右了,我猜测他肯定也拿不到货了,就跟他说不要货了,本金退回来就行。但后来发现,本金也退不回来,我不知道这些钱他用来干嘛了,但肯定不是买货。

  后来,我发现不仅仅是我,其他买家也没有收到货,我们一起被吞的货款高达600多万元。之后,我从老家去到江苏常州找他协商,当时他态度也特别诚恳、特别好,还签下了还款承诺书,答应逐月还给我430万元,包括一年16万的利息。

  我当时觉得有保障了,但他一直没有按照承诺书履行合约,现在电话停机,不知所踪。我开始意识到这可能属于,但可气又可笑的是,他每个月底会往我的账户里打500块钱,这样公安机关就不能以罪立案,因为他主观上是有还款意愿。

  无奈之下,我只能通过法院起诉,但律师估计他名下资产已经转移,这也意味着即便是判决赢了,我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也拿不到钱。

  事实上,除了客户给我的货款,我自己还额外拿出100多万元囤货,为此我不仅把房子抵押借贷,还刷了信用卡,借了高利息的网贷和亲戚朋友的钱。

  本来,因为很多到期的货没有发,我也不想继续找他拿货,但他的意思是如果不继续拿,前面的也发不出来。所以我只能继续找他买货,还从朋友那借了钱去找他拿货,就是想让他把前面的货先发出来,就像用一个窟窿去补另一个窟窿,直到出事的前几天还转了40多万元的货款。

  回顾我做生意的前两年,每年利润在4-5万元,到2019年能赚5万元,2020年利润有10万元,2021年大概20万元,但现在这赚的钱,一分也没有了。

  钱货两空,客户也在起诉我,甚至去公安局说我和陈明一起,但警方没有立案。如今我身上还背着300多万元的债务,唯一一套80多万(元)的房子已经被卖掉还款了,父母和我都在外面租房住,银行利息也背不动了,感觉人生全毁了。

  现在背着起诉,工作也不好找,只能去送快递,从早上6点干到晚上6点,工资每个月4000-4500元,除了维持生活,其他全用来还债。

  康女士说她是skp(高端时尚百货商场)的金卡,用金卡积分买奢侈品会便宜很多。我知道skp有积分抵扣制度,不过普通消费者最多只能抵扣几百元,但康女士给的折扣有7折、6折,甚至5折。

  比如,20000元的LV巴比龙,她给的价格是14000元,Chanel金币豆腐包33800元,她的价格是27300元,其他大牌折扣也非常高,巴黎世家打6折、沛纳海5折、欧米1-6折。

  据康女士的说法,这些折扣一部分是由skp积分抵扣,另一部分是由skp内部工作人员操作,她曾提过内部工作人员是skp沛纳海的一名柜哥。

  在我的印象中,康女士一直是成绩很好的乖乖女形象,加上是我的小学同学,我对她就没有太多怀疑。关于内部渠道,我也没有追问,怕她觉得我要想撬她的资源。

  我自身人脉比较广,有许多喜欢奢侈品的客户,也有一些朋友想做奢侈品代购,就和康女士达成了合作。

  合作模式是我们先确定货品,提前7-15天付款,然后自行前往skp或者华贸购物中心apple店取货。付款是用微信、支付宝或者信用卡转账,但她的收款账户都比较奇怪,是一些服装店、店之类我没有听说过的商家。

  我跟她稳定合作了一段时间,拿过10多只包,每次去取货时,小票显示的都是正价。今年1月,她跟我说,她那边有一批iPhone13 Pro Max 512GB版本,最低能给到7000元,我和朋友就拿了10台试了试,也都拿到货了。过了几天她又告诉我,过年前又有五六十台的名额,我就找了几个朋友一起付了货款。有些是直接转账给她,有些是转给了她提供的商家二维码。

  但直到现在,货都没有拿到,钱也没有退。我和朋友总共被她卷走了60万元多,这些钱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是我妈妈和姐姐的救命钱,现在都没有了。

  目前我们已经报警,警方去skp查证后告诉我,所谓的skp内部渠道根本不存在。我们分析,康女士应该是先自己贴钱给我们折扣培养信任,再套一波大的。

  我后来回老家打听了一下康女士,发现她在大学时期就搞过校园贷,还骗过自己家人、男朋友100多万元。她的skp卡里有700多万的消费流水,在北京租的房子7000多元,买一个乐高也有一两万元。

  我们目前大部分时候联系不上康女士,即便联系上,她和她的家人态度也比较恶劣,只是表示自己没钱。“去我家也行,报警也行,随您安排。”

  不过,2019年时,林远也曾摊上过事。据当时媒体报道,林远批发了价值1000万的鞋子,通过提前收取顾客的鞋款,再打给供货商的方式预售。但到了约定货期,因市场原因,这批鞋市价涨到2000万,供货商直接把林远给“鸽”了。

  据林远说,由于供货商人在国外,没有具体合同约束,他无法向供货商要取赔偿。但为了维护自己在鞋圈的名声,他选择继续预售,球鞋市场越来越火热,一双他按6000元预售价卖给客户的Air Jordan倒钩鞋,却是自己先花了12000元从市场高价买回后再卖出的,每双鞋净亏6000元。

  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很快便东窗事发,当时林远已欠款1076万元,涉及130多人,但自称不跑路的他说要“重新做人”,想靠卖货还款,还找了不少公众号“洗白”,甚至有圈内支持者声称要资助他100万元。

  找林远买鞋的买家债务数额从几千到百万元不等,受害人以学生为主,95后占比70%,阿标也是其中之一,他曾是第一批林远维权群的群主,是声讨林远的人。

  刚开始开店,阿标和林远就以开店铺货的名义(给店铺造势并寄卖)借走了一双我的AJ1,这是我鞋子里最贵的之一,还有我的18件Supreme短袖收藏摆店,总价值超过20万元。

  据阿标和林远解释,衣服因为价格太高,没有卖出去,但退回给我的时候他们却把衣服寄到了别人那里。好在收货人我认识,但他表示收到的时候就少了6件,而这6件恰好是价值最高的。我去问林远和阿标这6件衣服的去向,他们答复“我们也不知道去哪了”。

  之后,我还陆续让阿标和林远帮我从市场上买一双价值1.28万元的TS Dunk,一双价值8500元的Dunk Girls Dont Cry,还有一双价值3.85万元的Off-White和Nike的联名展会限定款。第一双是瑕疵货,第二双是烂鞋,第三双压根就没收到货,在协商和退货处理之后,我既没有收到退款,也没有收到新鞋,钱货两空。

  接下来就是我漫长的讨债路,他们欠我的钱和货大概共价值10多万,目前还有约10万元没有给我,号称“不跑路”的林远早已失联,同时他还被百余人同时讨债。我后来进维权群才知道,林远常用的套路就是发假鞋,假物流、空单号,或者瑕疵货,不发货也不退钱,这样的套路直到2021年下半年还在陆续上演。

  如果说,2019年之前他是因为生意失利而还不起债务,那2019年之后的案例如何解释?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维权群群主会和骗子一起坑我,是看我钱多好说话吗?

  据上述维权群里受害人介绍,被林远圈钱的受害人不在少数,金额达数百万元。有找他批发货但没拿到货也不退钱的,有人因为做球鞋生意周转,找他抵押了一块价值10万元的手表,借了4万元,等想要赎回的时候,手表却不知所踪。

  “或许是因为林远至今仍然逍遥法外,圈内以林远这个套路圈钱的人越来越多。而受害者大部分都和我一样,因为有朋友的担保而轻易信任了别人,或者头两笔的顺利交易,建立了受害者的信任,最终再骗你入局,让你钱货两空。”

  而通常,这些“骗徒”善于钻法律的漏洞,主观上从不承认自己没有还款意愿,导致公安机关无法以罪立案,只能通过民事诉讼解决。金额小的,诉讼成本比本金高,金额大的,骗徒的名下基本不会有资产,即使财产保全也大多追不回来。

  在徐盈盈看来,自己受骗也是因为过于信任他人,“知人知面不知心,即便是自己知根知底的同学朋友,在做大额生意之前,一定要做好背调,签好合法的合同。”

  事实上,继70后炒房,80后炒股之后,90后、00后的消费繁荣时期下,却形成了万物皆可炒的景象。

  尽管鞋子、潮玩、奢侈品等作为消费品并非传统的金融产品,但上述事件里,林远们所利用的无非也是金融产品里拉高推涨的套路。

  而就是在这样的套路里,有年轻人成为了被割的韭菜,也有年轻人陷入了一个又一个并无技术含量可言的“杀猪盘”里。